ACTIVITY
智庫活動

當前位置:首頁>智庫活動

全國森林經營與生態扶貧研討會暨交口縣櫟類資源培育利用論證會

TITLE TEXT

2018年9月26-29日,一群專家匯聚在國家級深度貧困地區——山西省呂梁市交口縣,在森林經營和群眾減貧的一線現場,正面探討長周期的森林經營如何融入精準脫貧的時代大課題。與會人士當中有來自多個森林經營典型案例單位的一線領頭人,有相關技術專家和企業負責人。曾長期領導我國林業發展的前國家林業局局長王志寶和中科院院士、森林經理專家唐守正教授,也深入到了這個偏遠貧困縣,與大家共同探討這個課題。原本計劃與會、但因故未能成行的原林業部副部長劉于鶴教授,也在京密切關注著會議。出席會議的有600余人,其中包括山西省、呂梁市及交口縣周邊地區的相關人員。

 



在限期幫助群眾脫貧,全面實現小康社會的時代大課題中,我國一直處在數量增加和嚴格保護狀態的森林資源,現在面臨著以下重大問題:


綠水青山成為金山銀山的途徑是什么,二者如何兼得?


山林資源如何在精準扶貧中發揮作用,并較快地發揮效能?


如何使得森林培育的長周期與精準扶貧的緊迫性協調一致?


什么是新時代的林業?

 

呂梁市是國家級深度貧困地區,這使得習近平總書記2017年專程來此調研?!笆濉背?,全市10個貧困縣農民人均年純收入僅2747元,北京人均一個月的收入相當于他們人均三年的收入。到2016年底,全市貧困人口還有31.58萬人,其中深度貧困人口14萬人,深度貧困村793個。


但是,這里同時卻有著豐富的森林資源。以交口縣為例,林木覆蓋率就在60%以上,成片森林的覆蓋率也在42%以上。這些資源目前都沒能被投入到群眾脫貧和地方振興的偉大歷史中來。傳統的林業經濟就像靠邊站了一樣??梢哉f,林業,暫時還是經濟之外的經濟,甚至是時代之外的時代。原因就是還沒有找到森林經營的長周期和社會經濟的現時需求相結合的辦法?;蛘呤牵涸诰G水青山與金山銀山二者共存、共榮的前提下,綠水青山轉變為金山銀山的途徑,還不明確。再往深里說,就是新時代下的林業發展模式還在探索,遠遠沒有形成。



會議由呂梁市交口縣人民政府主辦,中林聯林業智庫(中林聯林業規劃設計研究院)、國家林業和草原局森林經營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共同承辦。


在一個森林經營與林業減貧的一線現場,一起重新審視森林經營是如何高效地培育綠水青山和有效地變成金山銀山的,一起反思林業經濟的新機制、新概念。這是一次創新思維的會議。



會議首先由近二十年來大膽創新森林經營理論和技術的三個案例單位作介紹。


第一個案例,哈爾濱林業局森林近自然經營已經有了20年的歷史,他們大膽探索的時候,國家還沒有開展棚戶區改造和提出扶貧問題,只是認識到森林必須經營才能形成優質資源。那時,他們的森林經營不可能得到任何名義的補貼,每一元經費都必須在不斷提升森林質量的經營過程中獲取。但是,他們做到了,靠自己的力量把職工居住條件顯著改善了,每年僅通過作業季節的幾個月,就使得周邊農民獲取幾千元的收入。它證實了森林,只要我們合理地對待森林,它有能力在繁榮自己的同時供養人類。



第二個案例,是河北省木蘭林管局。他們是意識到管理森林的老思維沒有前景之后,才義無反顧地探索適應時代的森林經營之路。僅用不到十年時間,木蘭林區就一改舊貌,林木由散碎分布,走向了大規模一體化的生態系統,樹木由衰退轉向了蓬勃,珍稀樹種大量恢復,立木年平均生長率增加30%以上,林場經濟實力倍增,職工看到了從事林業事業也有誘人前景,他們的言行都洋溢著滿足感、幸福感、期待感。



第三個案例是河南欒川縣林業局,這個縣有森林面積320萬畝,大部分是生長很慢的櫟類,且大部分是農民自己的森林。該縣也是一個國家級貧困縣。他們集中組織貧困戶,參加到各種森林經營專業隊里,如打號隊、砍伐隊、運材隊、檢查隊等。撫育下來的枝椏材等,由運材隊送往各家。這些參加專業隊的貧困農民,每天可以拿到日工資。農戶自己將這些林產剩余物粉碎后做成菌棒賣出,每畝山林又可以收入2000元。所有的這些作業都統一組織,檢查驗收。群眾也都樂意接受統一經營。森林經過撫育以后,各種干擾消除,生態效益和經濟效益都顯著提升。該縣的森林經營已引起國內很多地方的關注。



什么是將森林撫育和精準扶貧結合?三個案例,都從不同的角度把長期的森林經營和短期的經濟變現結合了起來,結果就是森林經營越開展,森林資產越壯大,個人收益越提高。就是這樣的經濟機制。


我們已經沒有理由再說林業經濟是一種長周期經濟了,沒有理由再說經營森林只會百年后才會受益了,不會再擔憂開展森林經營會破壞森林資源了。


如果說過去只采伐立木,那的確是長周期經濟。但是,那是半個世紀以前的社會背景。


今天,把那些干擾優質林木長期培育的劣質林木,或者隨著林分發育而會自然死亡的無用樹木,砍出來,培養食用菌。每年都可以把一部分這種干擾樹清除出來,所以,這種生產就變成了一種年度經濟。


為什么呢?因為社會需求變了,那些過去無用的剩余物,都變成了稀缺原料,再變成食用菌,進一步增值。



這是說的食用菌,其他還有各種林下經濟,都不是百年周期,但都是依賴森林資源。只有森林資源更好,他們的依附森林的產業才會更好。這是脫貧一線的愿望,也是脫貧一線保護森林的原動力。

 

近幾年呂梁地區在積極探索脫貧道路。交口縣結合本區夏季特有的冷涼氣候和豐富的櫟類資源優勢,擬定了一個扎根本地的“夏菇”脫貧思路,擬以櫟類撫育剩余物為原料培育優等食用菌。



在交口,可以說,沒有森林,或者有了森林而沒有森林經營,交口的整體脫貧計劃就失去了基礎。而有了森林和森林經營,交口脫貧就有了可靠的物質基礎。這里內含著很深的林業理念的變革。


據我國食用菌專家、工程院院士李玉的意見,食用菌已在中國農業產業中位居第五,僅次于糧食、蔬菜、果樹、油料,排在茶葉、糖類、棉花之前。這是一個正在強勁發展的產業。


李玉認為,食用菌具有多個“不與人爭”特點,就是不與人爭糧,不與糧爭地,不與地爭肥,不與農爭時,實現了農林剩余物的高價值資源化,還是支撐著國民的食物安全和大健康產業。食用菌產業是我國林業產業發展的新選擇。


這個情況,來自中國農科院的食用菌專家胡清秀教授,也做了清晰的介紹。



可以預見到,這樣的高度依賴森林經營的食用菌產業發展,將會極大地推動森林質量精準提升。

這竟把森林經營推向了減貧的關鍵地位。交口縣的模式,引發了大家對新時代林業的思考。

 

這次討論會,大家不再在北京的大會議廳里閉門造車,而是把探索問題的機會,搬到了森林旁邊和貧困的前沿,基于最靠譜的實踐經驗,尋找解決問題的鑰匙。


這次會議的特點主要是:


第一,以占全國森林資源總量10%的我國第一大樹種櫟類資源為例,探討百年周期的森林培育,如何為眼前的群眾脫貧服務。在交口,就是占全縣七成以上的,只能在百年以后才能產出大材的櫟類,如何為極度貧困的群眾短期內脫貧發揮作用。你不能只是向他們強調森林可以釋放多少負離子,或告訴他們一棵遼東櫟一百年后值多少錢,你要告訴他們從現在開始每年都可以從這些資源那里獲得收益但又能精準提升這些森林資源質量的辦法。這次會,就是瞄準了這個難度大得不能再大的主題。


第二,會議組織者清醒地意識到,對這些問題,在遠離貧困地區和遠離一線務林人的都市里,難以討論出來一個子丑寅卯。在森林資源建設的第一線和由來自第一線的實際操作者共同討論,才能感受新鮮經驗,更具實踐性。這也是本次會議在形式創新上的嘗試。


第三,這次會議,是在一個試圖利用自己豐富的森林資源,為當地群眾脫貧服務,并發展當地經濟而努力探索的縣域召開的。這個縣,實際是向全體林業專家、學者和官員,提出了中國林業面對新時代轉型發展的根本問題。這個問題,涉及現時林業的理論問題、理念問題、技術問題和政策問題等幾乎全部問題。



上一篇:智庫專家木蘭之行 2018 下一篇:“森林經營高端研討會”

延伸業務

RECOMMENDED BUSINESS

河南11选5走势图 河南体彩11选5走势图 河南11选5遗漏数据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 河南11选5走势图 河南11选5走势图 河南11选5遗漏数据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 河南11选5走势图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 河南11选5平台 河南11选5走势图 河南11选5开奖结果 河南11选5走势图 河南11选5遗漏数据 河南11选5开奖结果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 河南11选5遗漏数据 河南11选5走势图 河南11选5遗漏数据